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这个事儿范东生记忆犹新,价值一个亿的珍稀木料啊,竟然付之一炬,当时他就觉得蹊跷,只是人家事主都没报案,他当时还是警校生也没法插手,这起火灾直接导致安兰公司资金链锻炼,虽然后来傅平安力挽狂澜,但是回想起来还是后怕,摊在普通人身上,怕是早就承受不住压力自杀了。

问题来了,案子发生在临港市,涉案人也是临港户籍,为什么不在临港报案,却跑到近江报案,这可跨着省呢,

这里有个司法管辖权的问题,到底是管还是不管,范东生不能做主,他请示上级,大队长一锤定音,管!这批珍稀木料是在德龙公司与安兰贸易的收购重组中被纵火焚烧的,而安兰贸易是在近江注册的公司,所以近江警方有管辖权。

……

省扶贫办的办公地点设在省政府大楼里,正厅级单位,下设综合处财务处开发处政策法规处社会扶贫处等八个处级科室,领导班子包括一正五副,傅平安是排名最末的副主任,但没人敢小瞧他,更别说排挤了,稍微有点政治常识就会明白,人家是来挂职锻炼的,并没有在扶贫办长期发展的意图,有小道消息称,傅平安下一步会去中央任职哩。

傅平安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,宽大的办公桌,背后摆着党旗和国旗,对面一排书架放着二十四史资治通鉴之类的典籍,主要作用是装饰而不是阅读,从窗口望下去,是省政府大院的绿化带,再远一些是车水马龙的大街,这里是近江市的核心位置,无论是地理上还是政治上。

做官有做官的规则,傅平安没有特立独行,就服装来说,他选择了以往自己最不喜欢的套娃装束,白衬衫黑西装外罩一件深色羊绒大衣,整个省政府机关从省长到小车班司机,全都是类似装束,这让傅平安找到一些当年在守备区机关的感觉,上下整齐划一,气氛严肃活泼。

扶贫办下面的综合办公室等于是领导的秘书处,厅级干部按规定是不配专职秘书的,但是领导必须有助手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,所以综合办主任就是单位一把手的秘书,当然表面上不叫秘书,干的却是秘书的活儿,正规说法叫秘书岗,综合办的其他人,也对应几位副主任,一人跟一位,平时写个材料,联系个事情都是秘书岗的活儿。

组织上分配给傅平安的秘书叫李伯平,三十五岁的正科级在机关里算是进步比较慢的了,说起来这位比傅平安大七岁的秘书还是江大的学长,中文系的老大哥,如果傅平安的人生没有那么多跌宕起伏的话,二十八岁的年纪应该是研究生毕业,考上公务员没两年,妥妥的体制内新人,还在跟着前辈学着写材料办会议呢,可人家偏偏就坐进了副主任办公室,成了厅级干部,这上哪儿说理去。

当然李伯平没有半分怨言和托大,他甚至有些窃喜,预感到自己终于要出头了,傅平安是政坛新秀,跟对了领导,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,秘书跟领导一般时间不会太久,少则两三年,长则四五年,领导总会把跟过的自己的人安排好,解决副处板上钉钉,就是上调中央把自己带去也很有可能,那可就一飞冲天了。

在正式上秘书岗的前一天晚上,李伯平兴奋的没睡着觉,一直和媳妇探讨如何干好这份工作,他媳妇也在体制内工作,略懂些官场上的门道,建议老公和新领导处好私人关系,多运用校友学长的优势。

“你懂什么。”李伯平说,“工作干不好,何谈私人关系,傅主任不是纯体制内出身,我研究过他的履历,他当过兵,经过商,读书也不差,博士学位,但是他有一个短板,也是唯一的,致命的短板。”

老婆崇拜的满眼小星星:“什么短板?”

李伯平说:“他不会当官,当官的门道太多了,不亲历其中,光靠道听途说是无法掌握的,你想啊,他才不到三十岁就是副厅级干部,人家都是从科员一步步爬上去的,这其中多少波折多少坎坷,不亲身体会,参悟不到啊。”

老婆说:“那你得好好带带他,教他怎么当官。”

李伯平说:“别瞎说,下属怎么能教领导呢。”但心里却很赞同这个说法。

夫妻二人从明天的穿着打扮开始商量起,到给领导沏茶的温度,洗茶杯是三遍还是四遍,敲门时是三长两短,还是两短三长都做了细致的讨论,最后带着无限憧憬入睡。

次日一早,李伯平早早来到单位,一直听着楼道里的动静,确定新来的傅主任进了办公室后,稍等了三分钟过去敲门,两短三长,“傅主任,我是综合办的小李。”

“请进。”锐气十足的声音,是年轻的傅主任没错了。

李伯平推门进去,第一眼先找茶杯,帮领导泡茶是秘书的第一要务,领导喜好什么茶叶,习惯多少度水温,都要尽快掌握,可是他没发现保温杯,不禁有些慌乱,难道领导不喝水?

“你就是李伯平吧,江大学长,以后我就叫你伯平吧。”傅平安说,他也研究过这位秘书的履历,三十五岁还在正科级上踏步,说明工作能力不够强啊,不过他并不在意,工作干得好不好,难道和秘书还能有直接关系么。

“伯平,我明天要去北河县,有个拆迁安置现场会,省领导也到场的,你写个发言稿吧。”傅平安不待李伯平回答,就迅速安排了工作,他想看看李秘书的真材实料,在机关当秘书,文字功夫是第一的,写不好材料,别的就别想了。

傅平安是没当过官,但他是政治系毕业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,政府机关里,工作都是靠文件来决策部署传达和实行的,文字里面包含的玄机太多了,能把公文写好的人,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,很多领导就是靠材料写得好才得以提拔,级别上去了,自己不写材料了,但是对文字的敏锐度依然保持,秘书写的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“好的,我回去就写。”李伯平顿了顿,“傅主任,您喝什么茶,我这里有金骏眉要不要尝尝。”

傅平安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:“我喝水就好了。”

十点钟,扶贫办开了个会议,开到中午散会,傅平安拿着就餐卡来到负一层的机关食堂,这里比大学食堂还要壮观,一水的自助餐,琳琅满目,营养丰富,机关人员都是有餐补的,一顿饭五块钱,却能吃到三十元标准的饭菜。

李伯平紧紧跟着傅平安,向他介绍机关食堂的来历和轶事,傅平安听的津津有味,不时点头,打了一份饭菜之后,走向大厅,李伯平早就占好了座位,招呼傅主任过来,但傅平安却停步不前,因为他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