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女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财阀的小撩妻回来了 > 章节目录 第1492章 又动了心思了吧
    顾宁愿抿了抿嘴角,视线下移,落在她握着自己的那双手上。

    因为保养得很好,那双手依旧白皙纤瘦,皮肤细腻,甚至在灯光下,泛着莹润的光泽。

    她眸光微动,神色淡淡地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手心里空了,厉文烟觉得心也像是空了似的,莫名有种很浓重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又失败了么……

    这丫头,还是不能接受她么……

    是啊,她曾经那么愚蠢,做了那么多极端的错事儿,还差点儿害了靳夜,宁愿凭什么要原谅她?

    就连她自己,也还没有彻底从对过去的悔恨中走出来啊。

    她心里苦涩的要命,可面上却不能表现出什么,生怕顾宁愿看到后,会反感,会不快。

    因此,她只能安慰自己,没关系的,如果宁愿不肯接纳她,就说明她做的还不够好。

    那她继续努力就好了。

    就算宁愿一辈子都不会对她有什么好脸色,那也没关系,总之,她会一如既往地为了她和靳夜付出。

    今后,不管发生什么,她都把这丫头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,尽自己所能地保护她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深吸了口气,想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反过来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现在不想说就不要说了,反正我知道,你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好,他们对你也并不好,就行了,你放心,今后若是再见到他们,我不会理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打算起身,“你先歇会儿,马上就到晚饭点了,我去亲手给你做你爱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熟料,她的话还没说完,顾宁愿突然开了口,“他们的确并不是称职的养父母,那些年……我不能全盘否认,但在我心里,他们根本不是我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听她突然打开了话匣子,厉文烟先是一愣,随后面容忍不住表露出惊喜之色,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她重新坐下来,目光灼灼地看着顾宁愿,轻声问,“他们对你很不好么?是虐待你了么?”

    顾宁愿想了想,手指在茶几桌沿上无意识地轻敲了敲,才回答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那时候,他们供不起我上学,要我干活,天不亮就要起来,背着篓子去砍柴,砍完柴回去后就要给全家做饭,送弟弟上学后,回了家还要继续干活,什么活都干,干不完就不能吃饭,而且干活期间,若是他们觉得干得不好,对我非打即骂,我只能尽力做到最好,但即便如此,还是不能让他们满意,他们会挑各种刺,我没别的办法,只能忍耐,

    但是因为活太多了,我经常吃不上热乎的饭菜,哪怕是在冬天也一样,只有残羹冷炙,因为身体在发育期,所以饭量变大,但经常吃不饱,就很瘦,像皮包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轻描淡写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,顾家当初把我从乡下就回去的时候,一个个看我的眼神,就好像我是乞丐一样,穿的破破烂烂,因为营养不良,面黄肌瘦的,就连顾家的佣人,看起来都比我像是那里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们都离得我远远的,吃饭都不愿意跟我在一个桌子上吃,好像怕我有什么传染病,会传染到他们身上似的,我从小就练就了看人脸色的本事,所以后来就不下楼吃饭,就在房间里吃,好在顾家虽然不待见我,但多少也没有缺了我一口吃的,还让我上了学,慢慢的我才变得像个人样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我被顾若雪算计,没了利用价值,被再次赶出了顾家,我怀着孕,孤身一人,无依无靠,唯一能想到的去处,就是乡下那个不可以称之为家的家,哪怕有无数的活要干,哪怕吃不上热乎的饭菜,哪怕吃不饱,可至少能有一个地方可以给我遮风挡雨,即便是个破烂不堪的小木屋,一个硬板床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的希望落空了,他们不肯接纳我,觉得我怀着野种,对他们是一种拖累,他们连给我一口饭吃,都满肚子怨气,怎么可能还会养怀了孕的我呢,所以他们连家门都没让我进,直接把我赶了出去,我常常想,如果不是逸晨跑出来追问,偷偷给了我他攒的零花钱,让我能在小旅馆住上一两晚,或许我根本捱不到姑姑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,姑姑好不容易找到我,看到我那副落魄不堪的样子时,哭的不能自已,她就那样抱着我,没有一点嫌弃,不停地在我耳边说抱歉,说她来晚了,说她应该尽早回来带我走的,那是我长那么大,第一次感受到亲情的温度,就像姑姑滴在我脖子上的泪,那样滚烫。”

    她又露出一抹笑,这次是发自真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跟着姑姑到了国外,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和以前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,姑姑不管是在物质上,还是在心灵上,都让我体会到了真正的富足,她几乎把我当成亲生女儿来养,用她的全部来宠我,我在她和老师的悉心教导下,进步得非常快,短短几年,就可以独当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赚的第一笔钱,全部打给了李秀娟和萧文勇,虽然我曾经在他们那里,饱受虐待,但是我知道,如果没有他们,我可能也没有那个机会活下来,我对他们没有感激之情,但也没有多恨,那笔钱,就权当我对他们当初养育我的报答,

    其实那笔钱,足够让他们平平稳稳地过一辈子,但我后来,又给他们打过几笔,不为别的,就为了给我自己一个心安,我想和他们断绝一切关系,但是我又很怕他们会纠缠我,所以才这样做,但我到底是低估了他们的胃口,也低估了人性的贪婪,他们就像是一个无底洞,不管我投入多少回报,对他们来说,都是远远不够的,

    我好像突然变成了他们的提款机,只要他们想要,就可以伸手,而我必须要百依百顺,不然就是一个没有良心,忘恩负义的白眼狼,刚开始我还会觉得难过,

    后来我就想明白了,不能拿别人的错误,来惩罚自己,再后来,我彻底和他们断了联系,换了号码,直到我和靳夜闹别扭的那段时间,他们才找到我,估计是看到新闻,知道我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,所以又动了心思了吧……”